主页 > A悠生活 >《我们的那时此刻》新一章:80 年代台湾新电影及其后(上) >

《我们的那时此刻》新一章:80 年代台湾新电影及其后(上)

原创 A悠生活 作者: 时间:2020-05-27 22:15:41 372
85940-b1「台湾新电影」运动成员经典合影,从左至由分别是吴念真、侯孝贤、杨德昌、陈国富和詹宏志。

上一篇勾勒了台湾电影可说最辉煌却也最均质的 70 年代,几乎爱情三厅、武侠江湖、抗日爱国就佔据整个电影市场,经历多年重複操作,终于疲乏,加上内容与快速工业化后的社会现实愈形脱节,到 70 年代末,终于渐渐失灵,且几乎是全面性失灵。 70 年代末,还是黑白的台语片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1981 年《陈三五娘》后,杨丽花转入电视;甚至琼瑶电影王国都在 1983 年黯然退场、全心转入电视战场;台湾武侠片随着胡金铨远离市场口味,郭南宏的古装武侠片风采亦渐失效力,曾以《少林寺十八铜人》( 1976 )打入日本市场( 1983 年以《少林寺之路》之名在日本上映)的荣景不再,进入 80 年代后,台湾亦开始尝试拍摄社会事件改编的《陈益兴老师》,就能反映武侠热潮的退烧。

对整个产业而言,过去最赚钱的公式一夕之间全面失灵,当然是极其恐怖的状况,在 70 年代末,台湾电影人便开始无所不用其极地想「找回观众」,也刺激了更多不同可能性。

黎明前的「黑暗」: 70 年代末的「台湾黑电影」

70 年代末,为刺激票房,「洒狗血」或者「秀下限」成了台湾部分影业的手段,出现大量以「社会写实电影」为名,实则以夸张剧情,讲述女性如何被剥削及如何复仇的故事,以大胆的裸露与暴力场面,达到观众感官上前所未见的刺激(还好当时还没开放好莱坞,所以这招还有效)。虽然当时这类「低俗风气」的电影讨来一阵骂声,但确实曾经小兵立大功, 1981 年疯狂卖座的《上海社会档案》更捧红陆小芬。

儘管此类充斥性感与暴力的女性复仇电影,在当时饱受批评,也因一窝蜂跟拍与滥拍,很快被市场淘汰、消失。但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却不失为台湾电影史上,最大胆有趣的尝试之一,它充满剥削片与 B 级片的趣味,特定作品段落也确实具备以剥削片类型突显特定议题的精神,在那个大片与明星皆失灵的当下,以小成本类型片捲土重来,充满原汁原味生命力。后来导演侯季然便曾以纪录片《台湾黑电影》来纪录电影史上特别的这一页,纪录片《我们的那时此刻》也没有忘记以这段精彩镜头来「刺激」观众。

台湾新电影:重新定义台湾电影美学 站上国际舞台

1982 年,四段式电影《光阴的故事》被视为台湾新电影起点,四片段各由陶德辰、杨德昌、柯一正和张毅执导,因电影回收与回响都很不错,隔年又有三段式电影《儿子的大玩偶》,由当时仍年轻的侯孝贤、曾壮祥和万仁执导;随后,导演陈坤厚、侯孝贤改编朱天文散文《小毕的故事》,于同年开出票房红盘,并荣获金马奖最佳影片,标誌一个新时代的来临。而台湾最伟大的两位电影作者:杨德昌与侯孝贤,就这幺崭露头角,从此将台湾电影带上国际舞台,创作出《悲情城市》(侯孝贤, 1989 )与《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杨德昌, 1990 )等不朽名作。

13469763.0001.001-00000018台湾首部荣获威尼斯影展金狮奖的《悲情城市》,上映时,因剧情涉及当时政治敏感的二二八事件,引发各界人士瞩目。

很多年以后,当回顾 1982 – 1983 年间,台湾经济、社会、政治乃至电影教育的封闭性时,都还是难以想像为何台湾竟能在那个时候,突然出现一整批优秀而有才华的年轻人,推动质量兼俱的电影运动,并从此改写台湾电影面貌?

这个问题也许难以全面性地回答,也许当时年轻一辈接受 70 末,国际新电影浪潮运动的刺激与洗礼?也许当时刚好有几名刚回国的青年才俊聚在一起,革命情感更让他们彼此提携、互相成长?但如果问起当时中影最重要的推手明骥、小野和吴念真,他们会异口同声告诉你:「因为没钱!」

明骥在接受萧菊贞纪录片採访时坦言,「《光阴的故事》总製作费才 450 万,要是去找像李行、胡金铨这种大导演拍,不被他们踢出来才怪!」所谓时势造英雄,这群英雄正逢台湾电影大片失灵、连年亏损的中影,此时已没有成本重複过去公式,只能姑且放手让这些年轻人尝试,而他们竟真的卧虎藏龙、各有一套本领,在有限资源下,开创出一番新格局,也是另类的「台湾奇蹟」!

In-our-time-li-li《光阴的故事》其中一段张毅执导的〈报上名来〉,由张艾嘉(左)和李立群主演,故事深刻反映当时台湾社会。

这群新浪潮电影导演,对于过去台湾电影充斥与社会脱节的黄梅调电影、爱情文艺片、武侠片甚为不耐,他们终于有机会拍电影的时候,便从题材到美学,都採取叛逆的全新姿态。首先,题材贴近当时社会,如《小毕的故事》几乎是眷村最常见的邻家少年故事(原本朱天文的散文就是写隔壁邻居小毕的前半生),《儿子的大玩偶》有两段是取材黄春明原着小说,深刻写出小人物生活处境的悲哀,与台美间的複杂关係,部分剧情也与当时风行的「快锅」商品做连结。

正因题材的写实需求与审美的提高,台湾新电影大量取材优秀的文学小说,陆续出现如《玉卿嫂》《我这样过了一生》《油麻菜籽》等经典作。而杨德昌、侯孝贤则逐步建立自己的题材与电影语言美学,各自自成一格,前者戮力于刻画城市生活的孤寂、荒谬与疯狂,后者则以长镜头与深焦,将台湾乡村拍出前所未见的美学层次(直到《海上花》,侯孝贤才告别他的「台湾」时代)。

台湾新电影独立製作的精神,与导演作者论美学的成熟,使台湾电影在世界电影舞台上有了一席之地。虽然 1987 年刊出的「另一种电影」宣言,被视为台湾新电影运动的死亡,但台湾新电影及其形塑的题材与美学倾向,至今仍然深深影响台湾电影的发展。举中生代导演郑有杰与林书宇为例,他们初试啼声的《石碇的夏天》和《九降风》拿来与台湾新电影时期的作品比肩,在美学上其实仍完全遥相呼应。

延伸阅读:

《我们的那时此刻》外一章:被遗忘的台语电影史《我们的那时此刻》内一章: 60 年代的国语电影《我们的那时此刻》黄金章: 70 年代大盛的爱情与武侠片
【成为重击会员】

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讲座、电影票等专属好礼,週週抽週週送

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http://eepurl.com/gfJSjb


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

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更棒的是,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11/8 快把假排好,我们一起散步去➡️ https://wwr.kktix.cc/events/2019lucfest-4gwr2a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