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悠生活 >少年被扣致电政府部门‧YB被当“足球”踢 >

少年被扣致电政府部门‧YB被当“足球”踢

原创 A悠生活 作者: 时间:2020-07-07 15:53:10 429
少年被扣致电政府部门‧YB被当“足球”踢(柔佛‧新山)议员虽被称为“尊贵的”(Yang Berhormat),不过,并非所有人都把他们视为“尊贵的”人物。即使是国阵议员提出的要求,一些政府单位也不见得就轻易答应。北干那那区州议员宋乃顺近日针对一名少年因涉嫌服用软性毒品而被警方扣留一事,致电向有关单位查问时,就曾被当“足球”般踢来踢去,使他到最后仍无法找到相关负责人查询情况。宋乃顺接受《》访问当天,宋乃顺刚巧接到一名妇女的求助电话,对方要求宋乃顺帮忙解决她的儿子因涉嫌服用软性毒品而被警方扣留一事。吁政府部门改善服务为了解保释这名少年的程序,宋乃顺就马上拨打多通电话向有关单位查询,结果身为州议员的他,却被有关单位当“足球”般踼,其电话更被转接来转接去,而他最终仍问不到关键的负责人。针对这种情况,他无奈地说:“这就是政府单位的‘通病’。”此外,他披露,北干那那选区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吵”了好几年的垃圾场。当地居民早在垃圾场10年前设在甘榜阿逸布爹时,就因无法忍受垃圾的髒臭和带来的水源污染而发出抗议声。宋乃顺说,从“上一代州议员”(即现在的丹绒比艾国会议员)黄日昇开始,就一直向州政府争取搬迁垃圾场。关于这个课题,他也多次在州议会上提起,庆幸的是,这个多年悬而未决的民生问题,终获州务大臣关注,并已提出择地建垃圾场的方案,而座落在北干的垃圾场,明年将永久性关闭。“北干这里其实还有不少民生问题有待解决,但不是所有问题都能像垃圾场那样得以‘结案’,所以我觉得很有压力,担心达不到选民的要求。”“很多时候,问题是卡在政府部门的办事效率上。我自己也能够体会,整个政府部门的工作态度的确需要改善和提升。”助北干那那垃圾场结案北干那那选区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吵”了好几年的垃圾场。当地居民早在垃圾场10年前设在甘榜阿逸布爹时,就因无法忍受垃圾的髒臭和带来的水源污染而发出抗议声。宋乃顺说,从“上一代州议员”(即现在的丹绒比艾国会议员)黄日昇开始,就一直向州政府争取搬迁垃圾场。关于这个课题,他也多次在州议会上提起,庆幸的是,这个多年悬而未决的民生问题,终获州务大臣关注,并已提出择地建垃圾场的方案,而座落在北干的垃圾场,明年将永久性关闭。“北干这里其实还有不少民生问题有待解决,但不是所有问题都能像垃圾场那样得以‘结案’,所以我觉得很有压力,担心达不到选民的要求。“很多时候,问题是卡在政府部门的办事效率上。我自己也能够体会,整个政府部门的工作态度的确需要改善和提升。”访问当天,宋乃顺刚巧接到一名妇女的求助电话,对方要求宋乃顺帮忙解决孩子因涉嫌咳软性毒品被警方扣留的事。为了了解该怎样保释这名少年人,宋乃顺拨打了多通电话,结果身为州议员的他,也被有关单位当“足球”踢,电话转接来转接去,就是问不到关键的负责人,令他无奈地说:“这就是政府单位的‘通病’。”凭智慧处理种族课题种族课题一向都是既敏感又难以解决的问题,一旦遇到有关种族的课题,身为官员的必须很有智慧去处理,否则引发的可能是一场难以收拾的冲突。对北干那那区州议员宋乃顺来说,议员生涯中至今最难忘的,肯定是发生于去年4月20日的“围堵警局事件”,因为当时他才当上议员一年,就遇到这个大考验等着他去处理。不过,也因着这件事,让他明白到种族和谐也是一个国家兴旺与否很重要的一环,并萌生“我们必须教育年轻一代,灌输他们正确的种族观”这个想法。回想这段难忘的经历,宋乃顺颇为感慨。他不讳言,种族关係只要点燃“导火线”,就很轻易一触即发,所以种族间彼此必需存在体谅、接纳,而推行“一个马来西亚”理念的现任政府,更应该加强种族间的和谐关係,让各族间彼此了解大家的生活习惯、宗教信仰,毕竟这攸关了我们国家的未来。重提这件事,宋乃顺仍历历在目。据称,当时一名华裔学生放学回家后向父亲申诉遭到巫裔同学殴打,父亲听说孩子被欺负,便愤而闯入学校殴打对方,结果双方闹上警局。有人发简讯混淆视听期间,有不清楚事件状况的人发送简讯“混淆视听”,搞得谣言满天飞。许多民众包括来自外地的人士,闻讯后纷纷涌往北干那那警局,结果人潮越聚越多,险些酿成种族骚乱的事件,所幸紧张情势最终得以缓和。当时,为了安全起见,当地警方甚至被迫关上警局大门,把围拢群众拒于门外,间中更因出现“滋事者”叫嚣鼓动群众情绪,警方只好出动镇暴队持鎗驻守现场。宋乃顺说:“双方下午闹上警局时,我曾经到警局了解情况并居中调解,原本以为事件就可以这样落幕,没想到我晚上出席首相纳吉的活动时,突然接获警局通知,指有上千群众围堵,只好连同丹绒比艾区国会议员黄日昇等人火速赶回北干。”当晚9时许,他们一行人赶抵北干警局后,无不被人头攒动的现场吓了一跳,“我们的车当时根本进不了警局,要警方开路才能‘排除万难’进入。”这起事后来经由笨珍警区主任出面召开记者会,宣称警方已经拘押打人的家长后,群众才于晚上11时许逐步散去。宋乃顺随后再到访涉案的家庭了解情况,直到凌晨1时许才离开。翌日一早,他又返回有关中学跟进事件进展,之后再针对当天所发生的事呈上一份报告给州务大臣,让上头知道这起事件纯属误会。经过这次的经历,他也深深体会到“灌输正确种族观予下一代”的重要性。日理万机最牵挂家人宋乃顺坦言,当了州议员后,他与家人相处的时间减少了。然而,议员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也是“爸爸妈妈的儿子、妻子的丈夫以及孩子的父亲”,即便当了州议员日理万机,他心里最记挂的始终还是家人。去年,他父亲因左膝盖胶质流失必须动手术装置铁片,那时期,他刚好忙于州议会和服务中心的事务。但儘管如此,身为家中长子的他,在忙碌一天后,仍然连续5晚到医院陪伴父亲,他认为这是儿子应尽的责任。他说:“我很重视及珍惜我的家人,只要我有出门(指私人活动),一定会带上我的父母、妻子和3个孩子。”他认为,身为人民代议士,除了要尽父母官的责任,也不应忘记尽“儿子、丈夫和父亲”的天职。“我的父亲72岁,母亲71岁,3个孩子分别5、10及13岁,包括我太太,他们都是我重要的家人。很感谢他们能够体谅我不能常常在他们身边,尤其是我太太,她还身兼父职照顾一家大小。”筹备党活动没时间办年货宋乃顺感慨地说,也许对一般人来说,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是很平常的事,但对于从政者而言,真正能在家吃饭的时间其实并不多。“所以,举凡是家里的聚会,比如生日、新年,我都会拍下全家福留念,每一年通过摄影镜头留下的画面,还可回味一番。”提起新年,他说,自己忙于筹备党内举办的新春活动,却没有时间和家人一起办年货。“时间不是完全没有,只是如果要配合太太就有点难。我太太也是一名职业妇女,平常週一至週六上半天都有工作在身,偏偏週六和週日是最多活动的时候,她得空了我却要忙碌。”对于这样的日子,宋乃顺并不觉得苦,他说:“我加入政党本来就是想要为人民做点事,何况我可以从中学习很多东西。”唯一让他比较懊恼的是,正值青春发育期的长子,也许因为他少在家的缘故,较少与他交谈,两人关係也有点疏远。不过,以他对家人的感情和付出,想必他的家人也能感受得到。宋乃顺档案年龄:41岁婚姻:已婚,育有2男1女选区:笨珍县北干那那州选区 · 2010.02.2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