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悠生活 >有个肩膀依靠总较好‧IVF助孕路需夫妇携手 >

有个肩膀依靠总较好‧IVF助孕路需夫妇携手

原创 A悠生活 作者: 时间:2020-07-16 16:18:02 324
有个肩膀依靠总较好‧IVF助孕路需夫妇携手(吉隆坡讯)在戴如意的助育辅导生涯中,与她搭档多年的妇产兼助孕专科顾问马喜斯(Mahes)医生是她的其中一位启蒙老师。她很佩服马喜斯医生的情绪智商(EQ),无论遇到多幺蛮不讲理的病患,他都能不愠不火,沉着面对,这一点是她所欠缺的。因此她希望有朝一日能在磨合间找到平和,即使泰山压顶,也能处之泰然。她记得,有一对年轻不更事的夫妇,挑战她的容忍极限,即使事过境迁,每每谈起这件事,她的激动仍在浪尖。学习启蒙老师EQ“这对夫妇30出头,第一次来中心时,为夫者就直接要求使用捐献精子来做试管婴儿(IVF,又称体外受精),他说自己在其他医院做过精液分析检查,证实为无精者。我听后没有怀疑,不过基于中心程序,他还是得再做一次检验。报告出炉后,白纸黑字显示他的精子量虽然不高,但也有中等数目。”她说,为妻者卵子没有问题,超促排卵时达到17至18颗,经体外受精后得到16个胚胎,大多数都是第一等级,成绩非常可观。“女事主的受孕问题源自薄弱的子宫内膜,这与她之前进行多次的流产手术有关。于是医生在首个月,以荷尔蒙替代疗法(HRT)来刺激子宫内膜的增长,但是效果不是很好,内膜只有5毫米厚,不符合胚胎植入要求。第二个月,医生依然採用HRT,并把药物剂量提高至一倍,就在这个时候,女事主偷偷告诉我,她的丈夫宣告天下说她怀孕了。”她披露,当时女事主尚未植入胚胎,丈夫就到处发放假消息,这对病患及医者皆造成很大的压力,她很生气,嘱女事主带丈夫来医院讲解清楚。“纷纷扰扰中,第二次的子宫内膜增生只有6毫米,一样无法植入胚胎。第三个月,医生改用价格不菲的口服排卵药Letrozole,希望能在刺激排卵之余,也能让子宫内膜变厚,但是情况没有多大改善,内膜只有5至6毫米。”为夫者污衊用错精子她继说,到了第四个月,医生改用低剂量(50iu)的排卵针,后者为基因工程合成的促卵泡生成激素(recombinant FSH,rFSH),为夫者却在这个时候离家出走,还到处和别人说是次治疗所採用的精子不是他本人的。“我这次听了,火都大了,因为他这样说不只伤害了太太,还严重污衊了中心的诚信及专业。我告诉女事主,指她丈夫必须要来中心澄清,但女事主摇头说丈夫是不会来的,那我就只好致电给他。虽然联络不上,但是第二天他却乖乖回家了。”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指第四次的子宫内膜刺激,到最后只有逾7毫米厚,但是她觉得可以嚐试第一次的胚胎植入,便向医生建议,医生採纳她的意见,为病患植入冷冻胚胎。“结果这位女事主怀了双胞胎,我当下觉得之前多幺辛苦都得值得的。不过,女事主在胎儿8週大时,向我说她想堕胎,因为她实在忍受不了严重的孕吐。没错,这位病患有好几次因为孕吐而必须进院放腹水,但是她不应为了自己的舒适,而亲手杀害肚里无辜的宝宝,要知道这是她千辛万苦才得回来的,而且只要再过1个月,她就不会有孕吐了。”她以为孕妇会以胎儿为先,岂知一週后女事主回来告诉她说已经洗掉了腹中胎儿,她当下心如刀割,心情直插谷底。堕胎后又要胚胎移植要求事主看精神科原以为这个案已告一段落,但是三四个月后,女事主再度现身,指她要做第二次的胚胎移植。戴如意直言,要女事主先看医院的精神科,待医生确定当事人的精神状况稳定,她才会核准这项植入。“女事主反呛我:你以为我神经病?我不知有多正常!”她有这项坚持,全因为她不想女事主在成功受孕后,碍于孕吐或其他因素而拿掉胎儿,再次伤害到无辜的生命。不过女事主不买账,还找到别家医院的助孕医生帮她做治疗,不过该医生对中心不帮她做植入一事感到疑惑,觉得事有蹊跷,便联络上中心的主治医生。“经主治医生讲解后,该名医生也觉得男女事主的精神状况有异,继而拒绝收治。女事主对该医生死缠烂打,最后医生没办法,把她转介到另一家医院。女事主过后就把中心的冷冻胚胎全部取出,转存至相关医院。后来听说她做了胚胎植入,可是一直都没有成功。”经过这件事情后,如意想起了新加坡的辅导员核准制度,即求孕夫妇必须通过辅导员那一关才能接受IVF治疗,无奈大马没有落实这一制度,所以病患心理素质参差不齐,就像以上个案般,容易捅出个乱子来。IVF助孕心理受折腾建议夫伴妻治疗给力陪伴过无数夫妇面对不孕冲击的戴如意,清楚知道助孕尤其是IVF这条路,是一定要两夫妇共同携手才能走下去的,因为IVF费用不菲,且无法保证100%怀孕,万一失败,有个肩膀依靠总比无依无靠来得好。她曾经见过,不少夫妇在IVF失败后,丈夫要放弃,妻子却要继续,结果惹来丈夫的不满,“在意见分歧时,我还听过为夫者如此斥责自己的妻子: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做了,为何你还要做?”说到这里,如意鼻头一酸,“如果女事主治疗后成功怀孕,天就亮了,不然她就惨了……”如果碰上孤军作战的女事主,一般上在首次会面后,如意会叫对方把丈夫带来,但是往往男的只会在取精时出现,过后就不闻不问,留下女的自生自灭,“身为一位协调员,我很乐意借出我的耳朵,但是我不可能24小时都在病患身边给予支持及扶助,所以奉劝那些想做IVF的女性,最好还是和配偶谈妥了才来接受治疗。”“当然有时拗不过女病患,我就会在取卵日当天,确定有人来带她回家,因为手术时採用的是全身麻醉,即使病患醒来后,也不适宜开车。如果到最后仍然没有人来接她,我就会替她叫德士,总之安全第一。”10年治疗全然释怀接受捐献胚胎成功怀孕虽然IVF的临床受孕率,已从1985年的13%上升到现今的50至60%,但是毕竟成功率不是100%,有些人一直嚐试,却无法开花结果。戴如意指出,她手头上有一个个案,在经历了两次IVF共4次的胚胎移植后,始终无法怀孕,她接受医生献议使用捐献精子,但还是失败,最后无奈接受他人捐献的胚胎,结果怀上了一个女宝宝,前后花了10年的时间。她说,这位女事主初次踏入助孕中心时,年约32岁,主要问题是丈夫的精子品质不佳,不过经过超促排卵及体外受精后,也成功培殖出8至9个胚胎。“女事主移植了两次胚胎皆失败,3年后回来移植剩余的胚胎,这一次却传来喜讯,只可惜胎儿在7週大时就流产了。她没有放弃,在37岁那年回来做第二次IVF,但是基于精子不佳的关係,医生有劝她使用捐献精子,但她无法接受。虽然是次取了8颗卵子,但只有4颗受精,她决定要把全部胚胎植入,放手一搏。”幸运之神还是没有眷顾这位女事主,结果在第三次IVF时,她屈服了,採用捐献精子,但是因为已经高龄,卵子品质严重下滑,最后只能配对成3个胚胎,经植入后,肚皮依旧没有动静。“第四次IVF,她和丈夫想通了,与其再作无谓的挣扎,不如使用捐献胚胎,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即使他日受孕,胎儿与他们没有血缘关係,但也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这一次的全然释怀,让她成功当上妈妈。如今女儿已两岁大,夫妇俩对她百般疼爱,如意心中感触万分,心里明白有些事情不必过于执着,看开一点,生命就没有这幺沉重了。她苦笑,坚持与执着就在一线间。后记为他人做送子鸟不知不觉,如意在这间助孕中心呆了9年,而我因为工作的关係,打从8年前就已经认识了她。第一次见她时,是在经理的引荐下与她会面,那时她看起来像是一位初出茅庐的小女孩,后来经理请辞,她一个人扛起整个病患助孕协调部,迄今已能独当一面。这些年来,她身处的是一家小型医院内的助孕中心,可是她所累积的经验及知识,足以让她跳槽至更大的医院,因此问她有没有考虑出走,让自己更上一层楼时,她摇摇头,很坚定地说出自己的理由:“因为医院小,很多时候都得一脚踢,这反而让我有更多的学习机会。坦白说,小医院是很难吸引到高端市场的病患,但就是因为它的这个特质,医院无需过于商业化,换句话说,就是比较人性化,可以弹性处理病患个案。”医院的人性化,不只让病患受惠,就连职员也照顾得很好。就像现在如意在马大念工商管理硕士(MBA),完全是由医院的院长所资助,因为他观察到如意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也知道当一个协调员达到了一个程度后,就应该有所提昇,所以这一次的MBA,是为她日后的管理级工作而铺路。如此惜才兼心思细腻的院长,怪不得如意能对医院如此效忠,全心全意为他人做送子鸟。/良医‧特派:唐秀丽‧2014.11.11
相关文章